日志

《背尸工的自述》 第23节

热度 25已有 3764 次阅读2010-9-6 15:37 |个人分类:连载

到了破烂树枝编的大门面前,经过我仔细查看两边墙上没有注明这是何地。估计不是工厂,不然总该立个牌呀。而再仔细一看,门上贴着一张骷髅的贴画。这是危险的象征呀。或许在警告我们不要进去。
  我该不该进去呀。里面有三间屋子,两个黑着,最里面那个屋子仍然时不时的有亮光射出。我心头掠过一丝恐惧!
  我看了看宝宝:“走,咱们走吧,这不像工厂啊。”
  宝宝:“也许是户人家呢,我又饿又渴,实在不行了,咱进去化点斋吧。”
  他这么一说我肚子也叫个不停了。也许他说得对。说不定有吃的。
  我小心的推了一下门,我靠吓了我一跳。门塌了:“我操,这里像是常年没人住过呀。门都糟成这样了。”
  我们迈进去了,天助我也,院里有个水龙头。哈哈,咱们有水喝了!我纳闷,水龙头怎么是金黄色的呢。
  宝宝冲了过去又翻着跟头回来了:“蛇,蛇。”
  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条黄金蟒盘在了上边。大约有两米多长,胳膊那么粗:“你个胆小鬼,这有什么可怕的。咱有肉吃了。快,我擒头,你抓住它的尾巴。”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掐住了它的脖子,它反抗住张大了嘴巴。别看它不算大蟒,但那张嘴足可以一口咬下我的头。它拼命的反抗着,试图缠住我。当然它不会得逞的:“快,看什么,抓尾巴呀。”
  宝宝:“哦。”他左摇右摆的总算抓住了它的尾巴。
  蟒的力气真的不可小视。它用力一抖身子差点把我俩都弄倒在地。不能再拖了:看招:霹雳掌,一掌被我劈成了两半:“要哪半?”
  宝宝:“下端吧,上边我可不敢吃,看到它的头我吃不下去。”
  我:“松蛋包一个。给你。”
  就这样我俩吃了起来,真香啊。又有些日子没吃到肉了。不到两分钟我们就全搞定了,看来真是饿了。就是太荤了。
  渴呀。我急忙打开水龙头。此时我的心脏差点顺着大肠从肛门流出,宝宝已经瘫坐在地上。水龙头里流出的不是农夫山泉。
  而是,而是,是死人的血,黑色的淤血!
  宝宝一看是黑色的,突然又站了起来:“我要喝它。”
  这不能喝,我又望了望那个闪着亮光的屋,那屋里到底是什么呢?如果有人,我们这么大动静他能不出来看看吗?无边的恐惧笼罩着我。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宝宝:“你呀为什么不让我喝可乐。我操你大爷。”
  我用力拽住他。而就在这时,黑暗的门口闪出一双眼睛,在夜色的映照下那双眼睛充满杀气,它死盯着我们。
  我慌了,我的憋尿系统丧失了功能,宝宝虽然没什么大举动,但如果不出意外他的憋屎系统已经丧失功能。我们该咋办?
  那双眼睛在向我们逼近,越来越近了,大约到了十几米的地方,我模糊地看清了大概。
  是一头华南虎:华南虎亦称“中国虎”,是中国特有的虎种,生活在中国中南部。识别特点: 头圆,耳短,四肢粗大有力,尾较长,胸腹部杂有较多的乳白色,全身橙黄色并布满黑色横纹。
  我:“我靠,这他妈动物园呀。”
  它大约有两米多长,当然两米多长的虎和两米多长的莽不可同日而语,这头虎恐怕我不是对手。如果火拼起来我必死。必须逃啊。门口方向是不行了,其他两个屋锁着门,只有最里面的那个时不时闪着亮光的屋子门没有锁,我给了宝宝一个眼神,示意只有逃进那个屋子了。
  我们小心翼翼的向后撤着,它仍一点点的向我们靠近。我们不能有大举动,否则他一定会冲上来。
  我们到了门口附近,只见门上贴着张小纸条:进屋前请戴上眼镜。否则不如留在外面。
  我靠:“搞什么东东。哪有眼镜?”
  宝宝:“主人,在这里。”他递给我。
  原来窗台上面的箱子里有几幅貌似墨镜的眼镜。
  我:“好,快带上。听我口令,一,二,三。进屋!”
  我俩奇刷的一个转身冲进了屋,还来不及看任何东西,我俩急忙把门插上。身体用力顶着门。只听得门上一声巨响,应该是它扑到了门上。这个门还算结实。哈哈,总算逃过一劫。
  我俩慢慢转过身。终于看到了:宝宝当即躺地上开始吐白沫。我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我操,天真的要绝我吗?
  是一群死尸张着血盆大口向我疯狂的扑了过来。我真的崩溃了,即使我再强,这次也是死定了。我闭上双眼。一切都结束了!世界将不再有我,地球将不再转动!
  突然,灯亮了。
  经理:“杨旭,来了怎么不敲门呀,怎么这身打扮呀?我这正看立体电影呢,这可是美国最新恐怖大片呀!都怪你们不事先通知我。看把你伙计吓的。”
  我用力睁开双眼:“老大,这次你不要再说是场意外好吗。你这样做不觉得生孩子会没屁眼吗?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这么整我。我们在外面这么大动静,你不会出来看看吗?最不能容忍的是你在门上贴的那张条,进屋请带戴眼镜。如果不是这样,我伙计能被吓成这样吗?
  经理:“你的牙怎么了?门牙不见了,而且金黄金黄的。”
  我:“废话,我半个月没见过牙刷啥样了,先不要管这些,请回答我。”
  他抠了抠耳朵,掏出隐形耳机:“你看到了,为了看得更爽,我带着它的,我真的听不到外面什么声音。至于那张条是几天前,我约朋友来看大片,是写给他们的只是忘记撕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你别往心里去好吗。我真不是有意搞你的!”
  我操,这个疯子,这样的夜,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他带着隐形耳机看超恐怖的立体电影。这是人类所为吗:“好,水龙头里流的死人的血,院子里的黄金蟒,华南虎。你怎么解释?还有你别告诉我这就是工厂。”
  经理:“什么?华南虎?怎么会有华南虎?那我的黄金蟒呢,我花了好几万才搞到的宠物。你看到了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shuaishuai ID 1

  • 等级
    管理员
  • 积分
    18985
  • 河洛积分
    7555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