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网 首页 洛阳城事 查看内容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2019-5-15 00:28| 发布者:sbvzr| 查看:140| 评论:0

摘要:伊滨区曹魏大墓的墓主人究竟是谁?墓中出土的石牌有哪些历史价值?这座墓葬和洛阳丝路东方起点的地位有何关联?日前,我市举行曹魏大墓出土石牌文字专家座谈会和公众考古沙龙活动,来自中国社科院、国家博物馆、中国

伊滨区曹魏大墓的墓主人究竟是谁?墓中出土的石牌有哪些历史价值?这座墓葬和洛阳丝路东方起点的地位有何关联?

日前,我市举行曹魏大墓出土石牌文字专家座谈会和公众考古沙龙活动,来自中国社科院、国家博物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美术学院等单位的专家齐聚一堂,专家们一致肯定了这批石牌在我国艺术史、墓葬史、对外交往史上的重要地位,将为研究曹魏时期社会生活提供极其宝贵的资料。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背景:石牌经过出土整理,重现曹魏时期风土人情

2016年,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工作者在伊滨区万安山北麓发现一座曹魏时期高等级墓葬,一时间轰动全国。由于该墓在宋代及明清时期多次被盗,墓中文物已经所剩无几,但该墓出土的200余块小石牌引起了业内专家的高度重视。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这些石牌上刻有随葬品的容量尺寸、制作工艺、器物名称以及数量等信息,相当于随葬品的标签。”负责该墓现场发掘工作的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王咸秋说。他向记者介绍,盗墓贼的目标都是墓中的金银珠宝,但对于考古工作者来说,墓中出土的文字信息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该墓发掘之后,我市考古工作者一直在对这批石牌进行整理、研究。经统计,石牌共有253块,碎片若干。根据石牌记录,随葬物品的材质包括金、银、铁、陶、漆木、玉石、象牙、珊瑚和丝织品等,其中器用类数量最多,占比超过一半,其余还有衣衾类、丧仪类、实物类以及性质不明的器物。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类似石牌在安阳曹操墓中也曾出土,但同时期的正始八年墓、曹休墓中都没有,因此当时有不少人以此为依据质疑曹操墓的真实性。曹魏大墓这批石牌出土后,为曹操墓提供了有力的侧面证据支撑。

关于这批石牌的命名也一直众说纷纭。在刚刚发掘时,一些专家依据北宋聂崇义所编的《三礼图集注》,认为这些记录随葬品信息的石牌类似于“遣策”。但是,“遣策”应当是写在竹简上的,和这种石牌明显不同。此次专家座谈会上,著名文化专家、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教授李零提出,石牌的名称应当为楬(jie二声),因为古籍有记载“物有标榜皆谓之楬”,该观点也获得了在场专家的认同。

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有新证据?!洛阳这个考古沙龙,了解一下

墓主:帝王陵?公主坟?诸侯墓?众说纷纷起疑云

一直以来,关于曹魏大墓墓主人身份都是大家极为关心的话题。随着石牌内容的不断整理,出现了更多关于墓主人身份等级的线索证据,不少专家也进行了细致分析论证,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观点一

在该墓刚刚发掘时,大多数证据链都将墓主人身份指向魏明帝曹叡的妻子明元郭皇后。“但是随着发掘工作持续推进,我们在墓室底部发现了两组棺材支座,证明该墓是一座合葬墓,郭皇后的说法就不成立了。”王咸秋说。

他在座谈会现场表示,墓中出土的石圭、石璧等礼器已经说明了墓主人的皇家身份,石牌上所记述的随葬品有很明显女性特征,因此墓中女性的地位很可能更高。“石牌上记录的一个物品十分值得关注,它就是‘鸠车’,这是儿童玩乐之车,古人会用‘鸠车竹马’一词指代童年。”王咸秋介绍道。

王咸秋认为,结合出土遗物以及历史文献来看,这座墓的主人很可能是魏明帝曹叡的爱女平原懿公主曹淑。曹淑是曹叡唯一的子女,但是未满月就夭折了。史籍记载,曹淑的死让曹叡万分悲痛,追封她为平原公主,谥为懿,在洛阳建立祭庙,埋葬南陵。之后,他还下令让母亲甄氏已亡故的侄孙甄黄跟爱女合葬,也就是所谓的“冥婚”。

●观点二

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曹锦炎则认为,该墓墓主人的身份应该更加高贵。“出土石牌中有一块让我非常关注,上面写着‘玄三纁(xun一声)二’。”曹锦炎说。他介绍,《周礼》中就有“夏玄纁”的表述,汉代经学集大成者郑玄对它的注释是“玄纁者,天地之色,以为祭服”。“这显然是和天子有关的,此外还有不少服饰等物品也将墓主身份指向帝王一级。”曹锦炎说。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汉魏室主任严辉提出了“简制帝陵”的看法,他认为,这座陵墓融合帝陵、诸侯王陵的多种要素。“墓葬向北正对汉魏洛阳城主殿太极殿,向西正对祭天的圜丘,这就足以说明它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是整个国家极为重要的地方。”严辉说。但是,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墓主人的身份被降低了,使用了一些诸侯王的礼制。

查阅曹魏的帝王世系可以看到,曹芳、曹髦、曹奂这三位或被废、或禅让的少帝都有可能是墓主人:他们都曾经做过皇帝,但又失去皇位,当时掌权的司马氏可能会给予他们一定皇帝礼遇,但这种礼遇只能是“缩水版”的。这其中,曹芳由于是曹叡的养子,更有可能随他一起葬在万安山麓。

●观点三

“几位专家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认为石牌中记述的随葬品更多指向诸侯王一级。”中央民族大学考古文博系教授刘连香说。她表示,从墓葬规格来看,曹魏大墓位于曹操墓和曹休墓之间。同时,根据史籍记载,东汉大丧随葬的粮食是“容三升”,曹操墓出土石牌记载有“黄豆两升”,曹魏大墓的石牌上写得是“大豆一升”。

“石牌显示,墓中随葬了不少西方以及北方边境特色的物品,曾经参与北伐的曹彰很有可能是墓主人。”刘连香说。曹彰是曹操与武宣卞皇后所生第二子、魏文帝曹丕之弟、陈王曹植之兄。他武艺高强,曾经率军征讨乌桓,又降服了辽东的鲜卑人。

丝路:翡翠、珊瑚、和田玉……西方珍宝汇聚洛阳

曹魏是一个非常有进取心的政权,虽然没有完成南北方大一统,但一直非常重视对外交往。武威、张掖、酒泉、敦煌这“河西四郡”牢牢掌控在手中,控制住了河西走廊这一通往西域的孔道。“从曹魏大墓出土石牌就可以看到许多西域元素,这些都是洛阳作为丝绸之路东方起点的力证。”著名古文字学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赵超说。

查看石牌我们可以发现,上面记载有“翡翠”“珊瑚”等富有异域特色的物品,还有一些物品甚至连来源地也非常清楚。其中一块石牌上写有“于阗白玉”,于阗就是和田的古称,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要一站,当地出产的玉石历代都被奉为珍品。

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霍宏伟长期从事铜镜研究,他在这批石牌中有一项重要发现。“石牌中有关于‘车琚镜’的记载,‘琚’为佩玉名,《明书》也有关于外国进贡‘车琚’的记载,而《明史》对于同一进贡事件的记载为‘砗磲’,可见曹魏大墓中随葬的是一件砗磲镜。”霍宏伟说。

他表示,目前已知类似工艺的镜子最早可以上溯到唐代,而曹魏大墓中的这块石牌将这个时限向前提了500年左右。砗磲作为“佛教七宝”之一,在中原原本并不流行,将它用做镜子的装饰可见当时对外交往频繁,印证了洛阳作为丝路东方起点的地位。“所以说这批石牌包罗万象,有许多切口可以进行深入研究,是无价之宝。”霍宏伟说。

书法:石牌文字由高手书写,见证隶书向楷书过渡关键时期

蚕头燕尾,转折之处如同斧劈刀刻,横竖之间又有一丝飘逸灵动;石牌上十几个“丹”字写法无一相同,和《兰亭集序》中的“之”字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副院长沈乐平认为,这批石牌上的文字代表了当时书法的极高水准,应当是皇家工匠的手笔。

“曹魏是隶书向楷书过度的关键时期,虽然后来唐、宋、元、明、清都还有用隶书书写,但它已经成为表达个人情感的艺术创作,离日常生活比较远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许飞飞说。他表示,从艺术特点上来说,这些石牌上的字字形饱满,整体向内收,或大或小、或拙或俏,显得错落有致。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当时石刻文字和简帛上的日常书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这些石牌虽然只有几厘米见方,字更是比一般碑刻上的小很多,但依旧按照碑刻特点进行书写,笔法森严、端庄大气,难度非常之大。”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南省文联兼职副主席吴行说。他表示,这些石牌已经可以看出晋隶的开端,当时的书法对后来魏碑、唐楷等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刘绍刚介绍,东汉到魏晋是中国文字变化最为激烈的一个时期,其中曹魏是一个关键节点,但流传下来文字样本并不很多。“曹魏大墓石牌拓片公布之后,一定会对我国文字学界、书法艺术界产生重要影响,提供新鲜丰富的素材。”刘绍刚说。

延伸:瞧瞧曹魏的皇家用品,戴假发这事儿那时就流行

阅读下面的稿件之前,记者想邀请您玩儿一个小游戏。曹魏大墓出土石牌中所记述的不少东西今天我们也在使用,但是名称差距很大,请您将下列两组物品的古今名称进行连线,瞧一瞧能答对多少。

鲜卑头 假发

佛人爪 皮带扣

跳脱 “老头乐”

金爪 指套

蔽结 手镯

●鲜卑头

在中国古代,汉族服饰以宽袍大袖为主,在身上固定衣服的物品叫做带勾。它一般呈长条勾形,多采用包金、贴金、错金银、嵌玉和绿松石等工艺。鲜卑头,顾名思义是来自鲜卑族的用具,它和今天的皮带扣形制非常类似。“石牌上显示墓中陪葬的是‘朱绶九彩衮带金鲜卑头’,应该是相当华贵了。”王咸秋说。

●佛人爪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李梅田介绍,“佛”这个字是在东汉之后才有的,它本身就见证了东西方文化交往,佛人爪是个很形象的比喻。赵超表示,佛人爪应该和爪杖有关,指的是如意,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老头乐”、痒痒挠。

●跳脱

出土石牌中出现“跳脱”一词,可能会令许多人不解,但对于专家来说它的形象十分明确,就是今天的手镯、手链等。汉代繁钦的《定情诗》中写道“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南朝梁简文帝萧纲也曾写过“衫轻见跳脱,珠概杂青虫”的诗句。

●金爪

赵超在座谈会现场表示,为了弄清石牌上“金爪”一词的含义,他在来洛前专门请教了著名学者、中国名物学界权威扬之水先生。扬之水认为,这里的“金爪”指的应当是指套,指套最初是用于弹琴,后来演变为手部装饰物。

●蔽结

古代假发所作的髻称为编,汉时称假髻。《周礼》就有“掌王后之首服,为副、编、次、追、衡、笄”的记载,有专门的人负责王后的发型,紒、髻、结这几个古时通用,蔽结、假髻等都是指今天的假发。三国时妇女也常用假髻,假髻称为“大手髻”,是贵人、夫人以下命妇的首饰。东晋太元年间,公主、贵族、士大夫阶层的妇女均把佩戴假发当作盛妆,时称“缓鬓轻髻”,也就是松髻,这是当时的流行时尚。

“这些石牌上的内容包括了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可以说是当时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李零说。方寸之间铭刻岁月沧桑,文字流传记录鲜活历史,通过进一步整理、研究石牌上的内容,一定有更多收获,对我国史学研究产生重要影响。

(记者 潘立阁 文/图)

声明: 此文章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