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网

搜索
河洛网 首页 娱乐 查看内容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2021-11-1 16:15| 发布者:郭香余| 查看:552| 评论:0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距离将于明年3月27日举行的第94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尚有五个月的时间。不过,11月1日就是各国申报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即之前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最后期限。截至发稿,今年共有75个国家或

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

距离将于明年3月27日举行的第94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尚有五个月的时间。不过,11月1日就是各国申报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即之前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最后期限。截至发稿,今年共有75个国家或地区递交了报名影片。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11月1日是各国申报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即之前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最后期限

目前送选作品中包含两部华语片,分别是代表中国香港的《妈妈的神奇小子》和代表中国台湾的《瀑布》。《妈妈的神奇小子》根据残奥冠军苏桦伟的真人真事改编,由吴君如、梁仲恒、张继聪等出演。《瀑布》是知名导演钟孟宏的新作,呈现疫情之下一对母女的生活及精神状态,去年中国台湾的送选作品《阳光普照》也出自钟孟宏之手。截至发稿,有关部门尚未公布中国内地的送选影片,影迷朋友不妨一猜。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妈妈的神奇小子》海报

受疫情冲击,不少国家拿出“陈货”送选

这75部送选影片不仅远低于去年的97部,也是过去五六年来最少的一次。显然,如果说各国去年仍有疫情之前已完成的作品来供选择的话,2020年春季开始广泛传播的新冠疫情,严重干扰了全球的电影产业,令全球电影产量大为缩水,也让不少国家今年无法拿出合适的送选影片。

甚至,还有不少国家拿出的送选影片是前一年的“陈货”。比如,代表阿根廷的是去年的柏林电影节参赛片《入侵者》(The Intruder);代表希腊的是去年入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的《掘地父子》(Digger);代表乌克兰的是去年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的《恶途》(Bad Roads);代表葡萄牙的是参加去年入围柏林电影节遇见单元的《鸟类变形计》(The Metamorphosis of Birds)。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太阳城》海报

以上这些影片因为在其国内上映时间都在今年的关系,所以均符合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送选规则。值得一提的还有阿尔及利亚影片《太阳城》(Héliopolis),该片原本去年就报名参加了奥斯卡,却因为阿尔及利亚国内疫情爆发,上映计划临时取消,也就撤回了已经送出去的奥斯卡报名表。今年,阿国本土疫情有所好转,《太阳城》顺利上映,制作方决定不忘初心,再次争取到了为国“冲奥”的机会。而整个过程反反复复,堪称是疫情之下这一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申报情况的某种缩影。

三大电影节入围作品仍是热门,伊朗影片《一个英雄》最被看好

去年,共有97个国家和地区提交影片报名(有四部被剥夺竞选资格,因此总共是93部作品入围),创下历史新高。最终进入决选环节的五部影片,分别来自丹麦、罗马尼亚、中国香港、波黑和突尼斯,最终由相对口碑更好、宣发也更有力的《酒精计划》(丹麦)拿下了这座小金人。

今年的情况与去年相似,并不存在像前年的《寄生虫》那种大热门。因此,哪些能进入短名单,哪些能获得提名,最终又是哪部能问鼎小金人,都存在不小悬念。与过往多年相似,今年报名的影片中,仍以参加过2021年柏林、戛纳、威尼斯三大电影节的作品为重。目前最受业界看好的伊朗影片《一个英雄》(A Hero),便是今年戛纳的评审团大奖得主。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一个英雄》海报

《一个英雄》的导演阿斯哈·法哈蒂分别以2011年的《一次别离》和2016年的《推销员》两度为祖国伊朗夺下小金人(也是伊朗历史上唯二的奥斯卡奖)。这部新作将在明年1月7日登陆美国院线,1月21日再在亚马逊流媒体平台上线。虽然这将晚于公布入围短名单的12月21日,但不出意外,《一个英雄》经过初筛,跻身15部候选影片短名单的机率极大,因此这样的发行时间,反而更有利于稍后更为重要的两轮投票。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六号车厢》海报

同样来自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还有代表芬兰出赛的《六号车厢》(Compartment No. 6)和代表日本参赛的《驾驶我的车》(Drive My Car)。前者和《一个英雄》并列获得评审团大奖,后者则是最佳剧本奖得主,均有一定实力。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世界上最糟糕的人》海报

此外,获得今年戛纳最佳女演员奖的《世界上最糟糕的人》(The Worst Person in the World)将会代表挪威参赛,这也是导演约阿希姆·提尔(Joachim Trier)的第三次“冲奥”之旅。还有拿到戛纳评审团奖的泰国导演阿彼察邦的作品《记忆》(Memoria)将代表九个出品国之一的哥伦比亚参赛。

在戛纳一种关注单元中赢得大奖的《松开拳头》(Unclenching The Fists)会代表俄罗斯参赛。同样参加了这一单元的冰岛影片《羊崽》(Lamb)、奥地利影片《伟大的自由》(Great Freedom)、墨西哥影片《火之夜》(Night Of Fire)、比利时影片《童一个世界》(Playground)、孟加拉国影片《蕾哈娜的战争》(Rehana Maryam Noor)和土耳其影片《哈桑的义务》(Commitment Hasan)也都会分别代表各自的国家参赛。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迎来黎明》海报

值得一提的还有同样入围一种关注单元的以色列影片《迎来黎明》(Let It Be Morning),该片由曾经拍过《乐队来访》的以色列导演艾伦·科勒林(Eran Kolirin)执导,讲述的是以色列这片土地上巴以两国人民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与纷争。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举办期间,包括男主角在内的几位影片主演因反对戛纳主办方将该片国别标注为以色列而提出严正抗议,引发了不少争论。如今,该片又被以色列拿来“冲奥”,不知是否会引发各方的反弹。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逃亡》海报

此外,丹麦影片《逃亡》(Flee)的情况很是特殊。这部以动画片形式拍摄的纪录片,虽然也参加了戛纳,却不是今年的戛纳,而是去年并未实际举办的那一届。不过,因为该片在丹麦国内是今年六月才正式上映,所以完全符合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选送要求。《逃亡》讲述的是阿富汗难民的真实故事,已在今年法国昂西动画节、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拿到不少奖项,因此也被很多人看好能够同时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和最佳纪录长片两项奥斯卡提名,毕竟,去年的《集体》(Collective)和前年《蜂蜜之地》(Honeyland)两部作品就都做到了这一点。

戛纳金棕榈得主战胜威尼斯金狮得主

相比其他国家苦于无米之炊,法国则遇到了甜蜜的烦恼。最终,今年戛纳金棕榈大奖得主《钛》(Titane)战胜了获得今年威尼斯金狮奖得主《正发生》(Happening),被由演员朱莉·德佩和戛纳掌门人福茂等人所组成的委员会选中,代表法国参加奥斯卡的决选。不过,有美国媒体揭露,在究竟选择哪部影片代表法国参赛时,除艺术水准外,两部影片背后的美国发行商——代理《正发生》的美国IFC电影公司和代理《钛》的霓虹电影公司暗自较劲,发挥了不小作用。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钛》海报

由结果来看,早先成功推动《寄生虫》拿到奥斯卡奖的霓虹公司显然技高一筹。这一次他们也为《钛》安排了盛大的宣发和上映计划,令该片10月1日上映至今已拿到144万美元票房,成为过去17年来在美国票房最好的金棕榈获奖影片。当然,《钛》的媒体口碑远不如《寄生虫》一般整齐划一,而是呈现出高度两极化,能否赢得奥斯卡评委的一致肯定,还有待时间证明。相对而言,《正发生》的主题契合美国时下正愈演愈烈的堕胎议题,没能入选,多少有点可惜。

历史上,法国是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次数最多的国家,高达四十次。不过,过去二十多年里,法国一直都与这一奖项无缘。上一次胜出还要追溯到1992年的《印度支那》。去年法国选送的《我们俩》进入了短名单,但未能获得提名。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上帝之手》海报

说完戛纳,再看威尼斯。金狮奖得主《正发生》没能代表法国出战奥斯卡,但拿到评委会大奖的《上帝之手》(The Hand Of God)倒是顺利代表意大利出赛了。该片导演保罗·索伦蒂诺曾在2013年凭《绝美之城》拿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年是他第二次代表意大利“冲奥”,再加上负责该片美国发行的是财大气粗的Netflix,进入短名单应该不成问题。

此外,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参赛片《不留痕迹》会代表波兰参赛,而入围地平线单元的斯洛伐克影片《107个母亲》(107 Mothers)、玻利维亚影片《伟大的仪式》(The Great Movement)都将代表各自国家参赛。

至于最早揭幕的柏林电影节,今年的金熊奖得主《倒霉性爱,发狂黄片》(Bad Luck Banging or Loony Porn)顺理成章会代表罗马尼亚参赛。获得银熊奖最佳演员奖的《我是你的人》(I'm Your Man)也会代表德国参赛。剩余的其他作品里就没有什么能角逐奥斯卡的了,而这也基本符合近年来柏林在选片上越来越剑走偏锋的思路。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好老板》海报

想要剑走偏锋的,恐怕还有负责选送影片的西班牙电影局,他们放着大导演阿尔莫多瓦的新作《平行母亲》不选,却看上了阿拉诺亚导演(Fernando Leon de Aranoa)的喜剧片《好老板》(The Good Boss)。该片走的是黑色喜剧路线,虽然在西班牙国内票房相当不错,但早先参加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时,却与最高荣誉金贝壳奖失之交臂,肯定不如《平行母亲》那么容易获得专业人士的肯定。

这不禁令人回想起二十年前的2002年,一模一样的剧情就已上演过一次。西班牙人忽略了阿尔莫多瓦的《对她说》,转而选送了阿拉诺亚拍的以下岗工人为主人公的《阳光下的星期一》(Mondays in the Sun),结果连短名单都没进,反倒是《对她说》拿到那一届的最佳原创剧本奖,外加最佳导演奖提名。时隔二十年,西班牙电影主管部门能否为自己的选择找回颜面?让我们拭目以待。

能否入围,除去质量还要看曝光率

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莱索托、苏丹和苏里南三国首次递交送选影片。今年截至发稿,首次送选的国家仅有索马里,这部《掘墓人的妻子》(The Gravedigger’s Wife‎)曾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影评人周单元全球首映。巧合的是,今年韩国的参赛片《摩加迪沙》,说的正是三十年前发生在索马里的历史事件。不过目前看来,这两部作品都较难有机会脱颖而出。

疫情下的电影小年,看各国送选哪些影片“冲奥”

《摩加迪沙》海报

11月1日就是报名截止日。随后,会有专人负责先审查全部报名影片是否符合参赛资格。除了时间上必须是今年公映的影片之外,更重要还要看台词主要说的是不是确实不是英语,再要看主创团队里是不是真有那么多报名国家的电影人参与其中。

随后,便开始初选环节。这一阶段的评委人数约有一千名,号称来自世界各地,但主要还是以洛杉矶和纽约两地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占绝对多数。他们大多是自愿报名来承担这项评审工作,唯一的门槛就是必须要看完至少十二部报名影片。之后,根据他们给出的选票,推选出十五部作品的短名单,待到今年12月21日宣布。

过往,这份短名单只有十部作品,其中七部来自评委投票,还有三个名额则留给一个特殊的选片委员会,初衷是让某些在专业人士看来非常出色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进入票选七强的作品有机会“弯道超车”。但从去年开始,短名单由十部改成了十五部,这个选片委员会也被取消,所有十五个名额,完全都看评委们的投票。因此,某些其实拍得相当不错的电影,因为宣发不够好,吆喝的声音不够大而没法让大量美国评委看到的话,可能就错过了入选的机会。从这一点来看,新规之下的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竞争,除了影片本身质量需过硬,品味上较能贴合美国电影人之外,重中之重还是要看宣传力度,看曝光率。

短名单中的十五部作品需再经过一轮投票筛选,最优秀的五部会在明年2月8日与奥斯卡其他奖项的提名结果一起公布,成为2022年第94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入围影片。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丁晓

本站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或失实,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